更不因今日的虛度而有所悔恨

2015110610:34

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所有失去的東西在以後一定會回來的母乳餵哺,或者是以另外一種形式,所以我覺得我們每個人並不會真的失去什麼。
於是,我就這樣一直騙自己騙了好多年!
2001年的深秋,我失去了我的一位至親,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一直盼望著她能回來看我,可是,我並沒有盼到。
2009年夏天,接觸初中物理的我花了幾天時間用磚塊兒磨成了四個滑輪,設計組成滑輪組,來驗證書上的實驗結論,但爸爸嫌我貪玩就給我沒收了。如今六年過去了,我的自製滑輪組再也沒有見過。
2012年8月,我迎來了我的十八歲,每個人都說十八歲是最最美麗的年齡,於是我盡情綻放我的青春,參加學校各種比賽,甚至追到了喜歡的人,那時每天感覺很快樂。後來到現在,我開始面臨畢業工作的壓力,我多想再回到那年的十八歲,可十八歲已經永遠離我而去了。
我是一個喜歡回憶的人,在每個苦苦等待已失去的東西能夠再回到我身邊的時候,我等待的心逐漸枯萎了,而那個天真的孩子不知在什麼時候也死了靜脈曲張
直到現在,我明白了回憶並不能讓那些東西失而復得,但回憶確實能給我們一份安慰,在我們被現實傷得遍體鱗傷的時候,終於可以讓空落落的心找到一個可以依附的“肩膀”。
對於那些真正失去的東西,說聲告別,但這並不意味著緣分的結束,因為還有回憶給我們力量讓我們更勇敢的向前!
2015年8月21日,老家搬家了,從原來的山腰窯洞搬到了比鄰公路的磚瓦房裏,新房的交通方便,條件設施也更齊全,對爺爺奶奶來說這樣的變遷也是對生活的一次改善,但我,卻只有害怕。
有時候,明明知道這樣的變化會讓人過得更舒心,陌生的環境習慣幾天就會好,可是,我仍然無法敞開胸懷擁抱、接受,我仍然想回到過去,我仍然想一些都完好如初。
我8月22日回到家,望著面前的房子突然就不想進去了,多想老家還是原來的樣子,多想回家還需走很長的一段土路,可是,所有的一切在我不經意間就真 的變了,並且變得這樣陌生。眼前的大門敞開著,院裏轉鋪的地面似乎被夏雨洗刷地很乾淨,再也沒有了曾經的泥土,以及每一陣風過被揚起的塵沙。
家裏爺爺奶奶都在,還是原來的樣子,甚至沒變的還有那張滿臉皺紋卻依然微笑的臉龐。
我轉遍了每個房間,看到了還是原來的傢俱,還是原來的電器,只是再也沒有了曾經的熟悉感,我仰頭望著頭頂潔白的房頂,只是曾經泥土的顏色在我的腦海裏逐漸清晰,以及窯洞裏的每一道裂紋名創優品香港
我對奶奶說:“舊傢俱都搬下來啦?”奶奶回應:“沒都搬。搬家的時候看見傢俱還好的搬了,其他的沒動,還在那裏放著,雖然有些不舍,但已經沒用了!”
有些傢俱都扔了呀!
小時候聽爺爺說這些傢俱還都是當年他親手做的,結實得很,如果有一天要扔掉的話,那根本捨不得。他告訴我,這些傢俱不可能扔,有一天我長大了還要給我用。想到這兒,我突然鼻子一酸,為什麼現在說扔就扔了?不是曾經說不扔的嗎?
我突然明白了爺爺奶奶搬家時候的不舍,從一個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搬走,是需要鼓起很大勇氣的,每個人有種感情叫做故土難離,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這樣失去後就再也不能擁有了。說的回來,只不過是當時對自己痛苦內心的安慰罷了。
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那年我奔跑在夏天午後的林間,跑累了仰頭躺在草地上聽著周圍歡樂的蟲鳴;那年我在山泉裏撈蝦,好多好多的蝦,拿回家開開心心吃 了好幾天;那年我在田野裏捉蟈蟈,大夏天的正午,陽光火辣,額頭的汗不住往下流;那年我摘過的蘋果優纖美容 ,辛苦摘了一筐卻整筐從山坡滾下去;還有那年除了我誰都 不知道的秘密基地,每天獨自前往……
如今,隨著搬家這一切也遠去了,感覺仿若還是昨天的事,卻已經過了好多年。
成長的一路就是失去的一路,我們在得到的同時必須有所失去,因為我們總得往前。往前走,絕非被迫,而是生命的意義所在!
好在我有很多時候會回憶起曾經的土窯洞,我說那是一個令我一輩子刻骨銘心的地方,不是因為那個地方有無限的風景,也不是因為那個地方是多麼豪華優雅,而是因為在那個地方,我曾生活過許多年!
當什麼都失去的時候,還有回憶在,這份回憶是告訴我們曾經所過去的一切,不管是幸福也好,難過也罷,過去就真的過去了,我們需要以一種積極的心態迎面明天。過去,是讓我們更清晰地明白明天存在的意義!
當我二十一歲的時候,我終於放下了曾經那些念念不忘的東西,不再為過去的日子而遺憾心痛,每個人終究面對的是明天,所以我們要牢牢抓緊眼前的這些東西,讓明天的我們牢牢站裏在大地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