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身裹得像熊貓一樣笨拙還是感覺冷

2015113009:53

冬來得風風火火,勢如破竹,不用告訴任何一個人,他便都能知道,冬,確實是來了。
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冬的寒冷,因此,才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添厚了一層,雖然衣服的價格眼看上漲,但也無法抵擋人們與這冬天冷的抗衡。我也懼怕冷,像每一個喜歡溫度的人一樣,我的身體裸露的部分在冷風中發涼。
我並不能準確地告訴誰,到底該怎樣做,具體怎樣保護自己,才能免受這冬天的冷探索四十的侵襲。以自己的親身體驗得出結果,除了裹被窩,就是多運動,讓自己的 身體散發出更多的熱量為自己禦一層保護層,免受寒冷的侵害,當然,最簡單和懶惰且有效的方法就是在自己跟前生一堆火,整個冬天圍著它,只要讓它不被熄滅, 你就不會感覺得到冷。
誠然,我所說的只是窮人的一些寒酸辦法,但不否認這些方法取暖最經濟實用。如果你家生活在城市,就不用這麼麻煩,只要你肯花一些錢,自己裝一桶暖氣,然後再將窗門緊閉,保證你感受不到一點冬天的冷,儘管那時窗外已是北風那個使勁兒吹?開空調也是你可以選擇的,畢竟生活在城市裏的你有這樣優越的條件。
每年到了這個時候,除了感受到異常的冷,就是在某個電視節目看到哪個地方已經下雪。儘管那是一個很遠的地方,但這冷,卻像是天涯咫尺般地感受到了;而且,如此強烈、真實。帶著冷的風也絕不是七八月的柔和,讓人感覺愜意。現在感受到的風,直叫人發抖,甚至發怵。
在風中立不住多久,眼睛就會被風吹得溢出眼淚,不知不覺像一滴冰水從你的臉頰滑落,讓你晃過神的刹那會疑惑:這到底是天上掉在你臉上的雨滴,還是你 眼角流出的淚?但你始終記得,你眼角滑落的淚,觸碰到總會讓人感受是溫暖的。可你也並不能否定,你的眼淚從離開你的眼眶那一刻起,熱量在墜落的空中一瞬間 便被冷風稀釋了。
竟連眼淚也被冷卻了,那麼,這個冬天能夠讓人感受到溫度的事是不是就越來越少了?
儘管蔥郁的大樹也不適應這冬天的冷,但也不見得狂風一起的時候,那些凋謝枯黃的葉子就一下子全落了。儘管狂風不曾減弱探索四十它的攻勢,但葉子窸窸窣窣也掉得零散,墜落得悠閒。在殘酷命運的評判面前,它也不緊不慢,不急不慌,安然接受命運,坦然走上歸途,好像它也知道,這次的離開並不是永久的,下一個春天它還會回來。
雪夜裏,月光透露著餓狼般的眼色,惡狠狠地盯著地上的人、動物、植物,還有高山。但那藏在雪下的植物、動物、高山,彼此仍然在寒夜寒暄,彼此噓寒問暖,甚至說著一些不讓外人聽到的悄悄話。高掛夜空的月亮,對這一切絲毫不覺。
我也喜歡雪花,可是它一會兒就化了。它落在我的手心手背,我的肩上頭上,有時我抬起頭張開嘴,想讓它落在我的嘴裏。這樣的願望很少得到實現,只看到 自己嘴裏哈出來的熱氣像一縷煙圈向空中散去,轉眼就不見了。雪花一朵一朵的飄下,彼此卻從不粘連,真是冬天一起玩耍的最可愛的精靈!
我骨子裏是抗拒冬天的,我怕冷。孩子們倒是喜愛冬天到骨子眼裏去。
即使入冬了,寒冷徹骨,他們依然一起嬉戲打鬧,絲毫不受一點影響。倘若真下雪探索四十了,堆雪人打雪仗又是他們的本事,他們總不會纏著要我一起玩,我總是在一旁看著他們玩得快樂, 玩得開心,我也跟著樂得不行。這不就是我小時候的樣子嗎?小時候的我也能和他們一樣,每到了冬天就這樣肆無忌憚地玩雪,記得那時我還被一個夥伴扔來的雪團 打哭了。也不知是誰將我輕易就給哄好的。那時候的冬天,也不見得有這麼冷,那時候身體也很棒,差不多三兩件單薄的衣裳便能應付整個冬天;不像現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