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愛已成往事

2016012514:42

一、當愛已成往事
當愛已成往事,憂傷落成了雨。記憶如雨中的蝴蝶,扇著美麗的翅膀,卻無法飛得更高。無法排遣的寂寞,不可捉摸的憂傷,總是如影隨形。時間,總讓淺的東西更淺,深的東西更深。緣,很柔,很軟,很涼很輕。當你試圖握住它,卻化了,不見了。
孤獨是一種詭異的快樂,等待是一種幸福的希望。想你在陽光下深情回眸,我愛上了晴天。看你在春雨綿綿中笑著流淚,我愛上了雨天。因此,我喜歡在每一個日子裏想你。佛問:你苦嗎?於是,佛許我一段緣。前世,你是蝴蝶,我是花。今生,你是女人,我為男人。來世,你是雨,我是風。遇見你,我真的很幸福。
有人說,你笑,全世界都跟著你笑。你哭,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哭。風在雨裏纏綿,雨在風裏哭泣,有時候,我不知道自己懷念的,究竟是一個人,還是一件事。或許僅僅是懷念那舊時的心情,舊時天氣,舊亭臺。有山,有水,有淡淡的煙草味。
當愛已成往事,風雨是歲月的哀傷。悠長又寂寥,清冷又憂鬱。淡淡的,不可捉摸,莫可名狀。漸漸習慣了別離,也習慣了思念,愛與被愛,落地成殤。 佛說,前世五百次回眸,才換得今生擦肩而過。細細的雨,淡淡的思緒,隨風飄舞。風輕柔地撫摸,心輕柔地安靜。哪里是彼岸花開?哪里又桃紅柳綠?只有聽不完的山水清音,說不盡的莫失莫忘,讀不盡的情意長天。
總是在雨中彳亍,一遍遍問自己,哪里是心的彼岸,哪里是我的家?只有蒹葭水湄,白露蒼蒼,一簾幽夢。風雨如晦,想你撐著一把花傘,慢慢走過寂寞的長街。想你你的身上暗香浮動,你的眼裏風絮飄搖,誰能讀懂你眼中的寂寞?
清風吹得去雲煙,卻吹不散眉彎。曾經紅塵陌上, 一眸驚鴻,慈悲深種。記得多少煙火清歡,生動了往來的風。人都說,愛過才知情重,醉過方知酒濃。因為愛過,所以不會成為敵人。因為傷過,所以不會做朋友。只有經歷過,漸漸懂得。愛得痛了,痛得累了,累得不能呼吸了,人生總有許多無奈。人生有許多無法抓住的緣,如情花架藤,月映江心。
一個人可以愛多久?是一生,還是一瞬。一個人可以愛多少次?是深愛,還是淺愛。人生有多少轉身即天涯,又有多少為不離不棄的故事。孤單的背影,漸行漸遠,消失在街道的人流之中,卻定格成心中永恆的風景。不說感恩,不說再見,甚至不說我恨你。不管我們愛得有多麼深,如何死去活來,都擺脫不了命運的安排。
愛情,原來也很脆弱。曾經的相伴相隨,情暖天涯。曾經的相擁溫柔,淺說心語。曾經花前月下,枕著詩行呢喃。如今只剩一句,你若安好,就是晴天。有雨的夜幽寂而深沉。雨,是淡淡的感傷。
千年修得共枕眠,百年修得同船渡,其實,擦肩而過也是一種深深的緣。不管你傷得多麼深 ,在最深的時光裏,依然是一片暖色。因為愛與被愛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很多人,一輩子,連愛的滋味都未嘗過。所以不管怎樣,我們都要學會感恩。
當愛已成往事,乾乾淨淨地離開,不想念,不沉溺,也許是對自己最好的疼惜。時間是最好的藥物,可以治癒一切創傷。再深的傷口,都有癒合的一天。數年後,回首相望,隔雲隔水,那些經年的故事,都有了溫暖的色彩。曾經煙火般燦爛過,曾經烈焰般燃燒過,這就足夠。今生愛過,也就值了。
擁有的,不一定刻骨銘心。最美的,不一定要得到。握在手心,揣在懷裏的,也許只是自己一個唯美的夢。失去是另一種得到,得到也許是另一種失去。人世間的愛,不要太明白,明白了,也許就不愛了。愛著的人本身就是不清醒的,愛了就會痛。午夜夢回,還想著一個人,突然淚流滿面,痛徹心扉,說明還愛著。如果不再痛了,也許就不再愛了。
當愛已成往事,想念不如忘卻,卑微地低頭不如高貴地昂首。在明白裏放棄,在真情裏犧牲,在幸福裏超脫,生命本身就不是圓滿。不抱怨,不憎恨,多一點理解,多一點祝福,多一點寬容,也多一點開心,多一點快樂!把最美的笑容,留給生命裏愛過你和被你愛過的那個人。
雨沒完沒了地下著,仿佛下了幾個世紀。雨是天的淚,也是地的哭泣,渲染著無盡的寂寞。回首,紅塵煙雨裏 ,你還在那裏,桃花樹下久久地等待。那就是天長地久,只要愛過,不管是多久。
二、今生,你是我心中的佛
如若,讓你做我什麼,我選擇讓你做我心中的佛吧。自性清靜,不惹塵埃,不管歲月怎樣變遷,你依然在我心裏。玉一樣的質地,蓮一樣的靈魂,你是我冥冥中註定的緣,在生命必經的路上相遇。
世界上再沒有兩顆這樣相似的靈魂,你讀得懂我的文字 ,感受到我的情懷,懂我的喜怒哀樂,我亦懂得你的所有。人這一生,能擁有一個靈魂伴侶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。我們相遇在人生的轉角,慢慢相識,相知,相 愛。人們常說,懂得比愛更重要。靈魂的吸引,是因為懂得。懂得,是那樣美麗,如花與蝶的相遇,風和雨的纏綿,魚與水的繾綣,雄鷹與天空的成全。
懂得一個人,深入靈魂深處,在別人到達不了的地方種一棵花樹,築一方田園,有山有水,有愛的小屋。因為是兩個相似靈魂,一樣不受物質所役,一樣不為世俗所縛,只有靈與靈的相融,魂與魂的相依,沒有物質的羈絆,所以更加純粹。
當一種愛情,不是因為欲望,也不是因為自私,就有了一種深沉的慈悲與大愛, 這是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。只想給對方最大的幸福,如果自己不能給,也要遠遠地看著對方快樂著,幸福著,這就足夠了。你若安好,就是晴天! 只要你好,就足夠了。
世俗的愛,有著煙火和欲望,只想佔有,付出了就要得到回報。只有靈魂之愛,不自私,不佔有,讓世間的愛情得到本質的昇華,那種靈魂與靈魂交融的快意,是語言所不能描述的。不可說,不能說。愛你勝過愛自己,愛比生命更重要。
世俗的愛情,快樂與痛苦相伴,得到了也痛苦,得不到更痛苦。甚至於,怕得到,怕失去。無時無刻不在自私,無時無刻不在得失之間煎熬,痛著,快樂著,互殘著,自虐著。花開百日好,終有凋零的一天,日日說恩情,終有厭倦的一天。
靈魂之愛 ,只有超凡脫俗的男女可以一見它的真面目。超越時空,超越物質,超越世俗,最後連肉體也超越了。沒有猜忌,也沒有懷疑,在純淨的虛空裏,心心相印,不用語言,不用肉體,也能完成愛。你來,我在。你不來,我依然還在,一千年,一萬年,不離不棄,不訴離殤。
不論你愛上了別人,還是別人愛上了你,我依然對你如初見。只要你願意,我會永遠陪著你,地老天荒,依然如故。不受外界干擾,不受欲望驅使,不受情緒左右,就這樣自性清淨地愛你。你就是我的佛,當我們的靈魂融為一體,雌雄同體,我們就是整個世界,已經無所謂愛與不愛了。
今生,你就做我心中的佛吧,只有靈魂,只有慈悲,只有清靜,還要什麼比這更深沉的愛呢?
三、有你真好
有人說,愛就是撿石頭, 在歲月的海灘,每個人都想要撿到生命裏最適合自己的石頭。 搞過建築,在砌牆時,總是需要用一些奇形怪狀的廢磚頭補縫隙,仔細尋找,總有那麼一塊剛剛好。同樣,我們在尋找一生的伴侶時,也要這樣費力尋找。 俗話說,歪鍋配斜灶,適合的才是最好的。 此生,不求驚天動地,只求在紅塵裏邂逅最真實,最美的自己。邂逅一個與自己相似的靈魂,遇見了,奮不顧身,瘋狂地相愛一場。
願與你相識,相知,在紅塵陌上相攜相扶,痛著,疼著,醉著,快樂著,幸福著,牽手一輩子。 一句溫馨的問候,一個溫柔的關懷,一個溫暖的擁抱,一個深情的吻,就足以維持我們浪漫的情懷,讓幸福大朵大朵地開放。
你說,我們一起傻,一起瘋,一起狂,一起醉。你說愛一個人,就愛他的一切。 你是桃夭一朵,春風一枝。你靜默如蓮,娉婷玉立,月色為魂,一世潔白,清香悠遠。 鉛華落盡,素心如月,我嗅到了你獨特的馨香。觸摸你纖塵不染,敏感而柔軟的心,心裏總有深深的感動。 靜靜走近你,聽風,聽雨,聽環佩叮咚,悠然,幽然。 你說愛了就別放手 ,時光的列車上,有人想,有人盼,做任何事都那樣美妙。你說要與我一起看海,遊遍江南。你會展示自己的魅力讓愛永遠充滿激情,在歲月的褶皺裏修籬種菊,一直到白髮蒼蒼。
午夜,靜悄悄。室內燈火昏黃,室外蟋蟀啁啾,凝神傾聽,還有蛙鼓,聲音低低的,若有若無,像瞌睡時的夢囈。狂風暴雨後的田園分外清新,夜漫長,人無眠。遠方,雞鳴又起,心也不肯睡去,隨著自然的天籟淺吟低唱。就這樣一遍遍在時光流影裏徘徊,靜守一份心的淡然,將愛靜靜收藏。
你說,在薄情的世界裏,你會深情地活著,相思不露卻入骨。你是我今生的隔岸煙火,我是你前世不曾遺忘的記憶。 在西湖的斷橋上,在康橋的柔波裏,在江南煙雨的青石小巷中,在遠上寒山石徑斜的秋林下,在采菊東籬的南山外…… 揮一揮衣袖,夢入清風,多少明媚而憂傷的念,慢慢沁入心扉。也許,我們都是貪戀風塵的癡情而任性的孩子,恪守著單純的善良,執著著人生的悲喜。一路跌跌撞撞,卻依然微笑著面對著這個炎涼的世界。
獨居一屋,空曠而寂寞。想你的夜,總是那樣漫長。我如一本舊書,有著古典的詩意。你如一幅長卷,有著浪漫的情懷。初見情絲繾綣,再見欣喜若狂,把相思寫滿這個深夜。
清晨醒來,微雨清風後,窗外深深淺淺的綠色,清新,靜謐。風動花影,搖曳生香。我如一尾自在的魚,遊弋在風動的瞬間,沉溺在你溫柔的懷抱。打開手機,看見你溫暖的留言,心裏瞬間柔軟,有著雨後一般的濕。“ 早安,快樂!有你真好!”是的,有你真好!
四、不如懂得
給的再多,不如懂我。打開手機,這句話執著地撞入我的眼簾,容不得自己有半點拒絕。初見,如某個尋了半輩子的人,突然出現,一刹那便驚了。有淚,從 眼底寰宇家庭滲透,慢慢溢了出來。再見,如一個故人,雖然不言,心裏早就有深深的暖意。是啊,懂得比什麼都重要。知道你想要什麼,知道你尋找什麼,知道你最在乎什 麼。是薑伯牙鐘子期的高山流水,也是白娘子與許仙的生死之戀。
世界上有一個懂你的人,不顧一切愛著你,忘了生死,忘了世上種種,那是不知幾生幾世修來的福分呢。你有懂你的人嗎?如果沒有,得繼續修煉。因為懂你的那個人就在你心裏。
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,世界給了我們證明自己存在價值的時間。不要草率地否定自己,做自己心靈的主人,你就是世界上的自由之王。要想別人懂你,必須先懂自己。
弘一法師臨終時手書“悲欣交集”,我知道他是真解脫了,真自由了。無牽無掛,涅槃成佛,超脫生死。他的書法,超越了世俗,泯滅了煙火,已不是世俗之 人所能評判的了。也許真正最懂你的人只有自己。有人說,當你修到雌雄同體了,就是最高境界。塵世的愛恨情仇,是真的與你無關了。
俗世紅塵,我們都需要一個懂你的人。懂得你的愛,懂得你的情,甚至懂得你的欲。你要,她給。張愛玲是懂得胡蘭成的心,但未必懂他的欲。林徽因懂徐志 摩的情,但未必真懂他的愛。懂得,是認可,是接受,是對一個人的一切所做的包容與接納。你的一切,我都愛!不管好的還是壞的,不管對的還是錯的。這才是真 正的愛情宣言。張兆和是真懂沈尹默的,所以沈對她說,我愛你的靈魂,更愛你的肉體,她就死心塌地跟了他。
畫家梵高,是個天才,可是就沒有人懂。他愛上了一個妓女,那個妓女對他說,我喜歡你的耳朵。梵高就割下自己的耳朵給了她,妓女卻被嚇跑了。畢加索恰恰相反,身邊美女無數。 現代天才詩人海子,也悲劇地沒有一個女人喜歡。他的自殺,宣告詩歌時代的結束。古代(詞)人白居易,蘇東坡,柳三變,無不是人山人海的女人追著、捧著、愛著、寵著。 不如懂我,不是對方不懂你,而是我們不懂對方的心。
一個人,讀懂了自己,就讀懂了別人。懂得了別人,別人自然也就懂你。 賈寶玉懂得林黛玉,西門慶懂得潘金蓮,蔡鍔懂得小鳳仙,孫中山懂得宋慶齡,蔣介石懂得宋美齡,周恩來懂得鄧穎超,荷西懂得三毛,反過來,她們也懂得了對方。
懂得,是心與心之間的通會與靈犀。你不說,對方也知道。因為對方與你有著一樣的質地的靈魂,如同同一地質時代的化石,獨一無二,除卻巫山不是雲。
五、 梔子花開,花開優雅
【一】
我愛梔子花,僅僅是因為它單純。梔子花,有著單純的色彩。
童年時,山野裏常常看見這種潔白的花,結著黃黃的果,並不知道它叫梔子花。喜歡拿著它的果實做染料,在教科書上的黑白插圖裏塗顏色。塗上後,黃黃的,挺鮮豔。當時的小朋友們都這麼做,這是那缺乏色彩的年代裏唯一的亮色。
後來,有一個姑姑,與一個小夥子深深相愛了,家裏人不准,那個小夥子就在腰上綁上炸藥自殺殉情。幸好,被搶寰宇家庭救過來,但是腰部卻留下了一個碗口大的傷疤。結婚那天,他們的婚床上擺滿了潔白的梔子花,濃郁的花香,芬芳了我的整個童年。
梔子花很純潔,一片純白,沒有一絲半點雜質。在一個充滿梔子花香的午後,遇見一段美麗的愛情,顯得那樣浪漫和神秘。一朵一朵的相思,一瓣一瓣的想念,純淨,潔白,很乾淨,乾淨得沒有塵埃的感覺。瘋狂的綠,單純的白,這該是多麼讓人驚豔的事!
這樣的時光,很簡單,很靜,仿佛沒有任何懸念。這時候,讀一些簡潔的句子,句中的詞語都如深山裏的隱者,沾染了一些若有若無的仙氣。是的,人生需要並不多,只幾個詞就可以了。健康,愛,善良,包容,幾個詞語就足以讓心溫暖,讓一生也變得豐滿起來。
有時候真想隱居在山水深處,抱著這幾個詞,安安靜靜過一生。單純的女子大多天真可愛,素潔溫婉。單純的男子,大多善良溫柔,儒雅脫俗。兩個單純的人,心裏只有愛,只有彼此,那是世上最幸福的事。
“其實,我盼望的也不過就是那一瞬,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你給我你的一生。如果能在開滿梔子花的山坡上與你相遇,如果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,那麼,再長久的一生,不也就是回首的那短短的一瞬。”一生中,能有那麼一次美麗的邂逅,愛過一次再別離,此生也沒有什麼遺憾了,就是年老了,枕著回憶生活,也是無限的溫暖。少年時,我便枕著這美麗的詩,幻想一段美麗的愛情。所以,整個少年時代,是在夢中度過的。
我想,單純的人容易成功。 因此偏愛單純的色彩,以為這樣更容易收穫愛情,更容易成就事業。內心純淨,心無旁騖,專注於一個人,一件事,持之以恆,就有水滴石穿的功效。這樣的人,往 往是性情中人,敢愛敢恨,痛快淋漓。曾見湖南衛視節目主持人汪涵寫過一篇談讀書的文,說一生看的書很多,但只要做到其中的一句,這輩子就很了不起,譬如勿 以善小而不為,勿以惡小而為之。
做一個單純的人,一輩子做好一個“善”字,那麼就是聖人。人生真的很簡單,做好一個字就可以了。單純地為愛而愛,單純地為善而善,心就會美如琉璃。其實專注於一件事,一個人,獲得的快樂也就越多,幸福感也越大。
今天被曝與飾演花千骨的趙麗穎當眾“親吻”的何炅,創作了一首《梔子花開》,唱得不怎麼樣,但是簡單,因此傳遍了大江南北。簡單的東西容易被記住, 也容易流傳。我喜歡梔子花,因此也接受了他的《梔子花開》。自認為何炅也是一株盛開的梔子花,儘管他笑得一臉褶子,那褶子就是盛開的花瓣吧。裏面飄出來 的,就是一陣陣暗香了。
曾經有個女朋友,認識不久就談婚論嫁了。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分道揚鑣了。再後來她結婚了,生了孩子,見到她幸福心中有點酸,也有陣陣暖意。記得她與我訂婚那天,穿著一身彩色的連衣裙分外美,仿佛一種花蝴蝶,身上有濃郁的梔子花的香味。
曾經渴望有著梔子花一般單純的愛情,一生只愛一個人,只與一人相遇,愛到地老天荒,可終是沒有那樣的福氣。單純,是與我無緣的了。其實一生單純地度過,快樂得多。所以更加喜愛梔子花的純潔了。
【二】
梔子花因為酷似古代盛酒的器皿“梔”而得名。傳說梔子花的種子來自天竺,與佛有關,故有人稱它為“禪客”、“禪友”。花語,是“純潔的愛,甜美,喜悅”,或“永恆的愛”。據說梔子花冬季就開始孕育花苞,直到近夏才會開放,孕育的時間越長,芬芳就越久長濃郁。聽著佛歌《大悲咒》寫此文,我想也是一種機緣吧。只想把自己,也變成一位禪客,在寧靜清和中悟得禪機,洗淨生命裏所有的塵埃,如梔子花一般潔淨無塵。
梔子花是美的。春夏之交,花蕾初現,白綠相間,似翠玉所雕。一片素色,溫婉清美,飽滿豐潤,帶著江南的水氣與花氣,不慌不忙,吐露芬芳。婉約細緻與 豪放熱烈兼備,端莊秀美與平淡從容俱全,有點漫不經心的閑情,也有著生命花開的執著。是啊,看似不經意的綻放,卻經歷了長久的努力和堅持,這種努力和堅 持,又是多麼令人感動!
“盡日不歸處,一庭梔子香。”毫無防備地,突然就遇見了,那該是怎樣的驚豔呢!
“遙見鄰家梔子開,少女含笑尋香來。”年近半老,閑依窗前,欣然看花,又見一青春少女含笑尋香,這又是一種怎樣的浪漫的心動?
“素花偏可喜,的的半臨池。”臨水照花,淺淺的清喜,淡淡的雅意,如此正好。花瓣潔白如玉,花蕊白中透碧,如清新可人的女子,樸素清淡,淡雅恬靜。又如妖嬈的白色盛宴,清幽怒豔,而又靜然妥帖,貴而不嬌,雅而不傲,極奢華又極簡約的。
梔子花,總是開放在雨季的。此時,綿綿細雨,絲絲絛絛,傾斜地灑在天地間,梔子花便一朵緊挨著一朵,白色的花瓣層層疊疊,楚楚動人,有著濃郁的江南溫婉氣息。
沈周詩雲:“雪魄 冰花涼氣清,曲欄深處豔精神。一鉤新月風牽影,暗送嬌香入畫庭。”月下的梔子花,更有一番情韻的。此時不如采一枝梔子花,月下贈佳人,重溫古人的浪漫。 “葛花滿地能消酒,梔子同心好贈人”,在詩酒年華裏,遇見一個知心的,有著一樣浪漫的情懷,一樣多情的癡人,永結同心,該是多麼快意的事。
校園裏,有一株高大的梔子花樹,藏在教師樓旁的菜園子裏。花開時,不少少女去采了花戴著發間,嘻嘻哈哈,純粹是為了好玩。仿佛古典詩詞或電視劇裏看 見的一般,不過沒有那種古典的意境,反而多了青春的嫵媚與騷動。是啊,該戴花的年齡,不戴花是一種巨大的損失。民國的女子,一身旗袍,一雙高跟鞋,最好是 蘇杭一帶的,烏黑的鬢髮,斜斜地插著幾多潔白的梔子花,那種風情,是滄桑的歲月怎麼也掩蓋不了的。
社區院子裏,我住的那個單元的樓下,有兩株花樹,一株是紅山茶,一株是梔子花。山茶花,大紅的,如一個女子,喜歡化妝,卻不怎麼熟練,結果塗了大片的腮紅,太俗。所以只喜歡那株梔子花,如素顏的女子,天生麗質,不施粉黛,卻分外妖嬈。花開時節,總是被花氣熏了幾個晚上,才忍不住從三樓的陽臺上探出頭去,仔細瞅那清雅脫俗的花樹。整個雨季,我便醉在梔子花香裏。開門見花,枕香而眠,這種小生活充滿了小資情調。
江南煙雨,空氣總是潤潤的。總有這麼一些柔軟的花,仿佛一顆顆柔軟的心,靜靜綻放在歲月深處,在簡潔庸常的院落裏,支撐起一個個小格局。一位老婦 人,老得路也走不穩了,卻分外優雅。乾淨,整潔,清清爽爽。熱心地關懷著一大群小孩子,餵養著社區裏五只流浪貓。看她靜坐梔子花下,沒有一點俗氣了。老公 去世了,兒子坐牢了,生活也異常困窘,可她寧靜安詳,似乎風雨不曾侵襲,歲月也不曾老去,依然玉淨花明的樣子。有著觀世音菩薩一樣的慈悲與溫和。我想她也 活成一株寰宇家庭梔子花了。美,是沒有年齡的。